当前位置:

第191章 进李氏祖地的资格!

风青阳Ctrl+D 收藏本站

????“族母,我们这次前来,并非是捣乱,而是有关系到我们李氏圣族风脉的大事,要和李无敌商量。”

????“这是关系到我们风脉的万年大事!”

????“族母听完之后,一定要马上告诉李无敌,不然,你们至尊血脉,都是风脉的罪人。”

????李悬河说话的时候,这鲲鹏圣殿才安静了下来。

????“都渲染成这样了,你就别卖关子,有屁直接放,别磨磨唧唧,老太婆我什么场面没见过?”李璟瑜冷笑道。

????“那我就直说:我们安排在金脉、雷脉和火脉的内应都得到了消息。”

????“五天后,这三脉要逼宫李无敌,逼李无敌,立他们三脉之中的天才弟子为少宗主!”

????“族母,很多话,不用我多说了吧?”

????“我们风脉,掌控李氏圣族有一万多年!”

????“这一万多年,至尊血脉的传承,从来都没有断绝过。”

????“这一千年来,李氏圣族因为子嗣诞生的劫轮越来越少,天才后裔,越来越少,曾经辉煌的圣族,没落到如今这种地步。”

????“但至少,至尊血脉的传承,从来没断绝过!”

????“族母,你就只生一子,便已经是罪过了。”

????“你们至尊血脉嫡系,人丁越来越稀薄,个个童年夭折,能活下来的没有几个。”

????“而李无敌,因为当年那件事,已经让他的身体破败不堪。”

????“如今他都四十岁了,谁都知道,他这辈子,不可能生出男丁来。”

????“只有男丁,才能继承至尊血脉伴生兽!”

????“五天之后,其他三脉就要过来,召开圣族大会,准备立他们的子嗣为新的少宗主!”

????“这意味着什么,族母很清楚。”

????“那就是,辉煌过一万多年的李氏圣族至尊血脉,断子绝孙了!”

????“一旦少宗主之位,让其他三脉继承,以后东皇宗主,便也由他们继承!”

????“从此往后,我们风脉,还能当四脉之首?”

????“往后的东皇宗主,再也不会回到风脉了吧?”

????“虽然说,现在的东皇宗主,在整个东皇宗,只是被耻笑的对象,但是,这毕竟是历史的荣耀,毕竟是东皇宗曾经的辉煌!”

????“所以,我们七星风脉所有人,都不甘心,就这样失去少宗主之位,失去东皇宗主之位!”

????“风脉的荣耀,需**们站出来,去守护!”

????李悬河慷慨激昂,说了一大堆,直接引起了剧烈的反响!

????“所以,你们的守护方式是什么?”李璟瑜怒极反笑。

????很多说得冠冕堂皇的事情,都是为了一己私利。

????东皇宗主再怎么让人嘲笑,但这个身份,也有很多人渴望的东西。

????比如说,进去祖地的资格!

????只有东皇宗主和少宗主,才有资格进,那称霸东皇境上万年的李氏圣族们先祖的安眠之地!

????这是亘古的族规,是先祖的死命令,谁敢不从?

????不管李氏圣族多没落,李氏祖地,永远都是永恒的象征。

????在听到李璟瑜的问题后,李悬河的神态,变得更加激动。

????他说:

????“为了让少宗主之位,能留在风脉之中,保住风脉的尊严,我们七星风脉的脉主,决定奉献!”

????“我们七位,愿意将自己最出色的儿子,过继给李无敌,让李无敌,成为他们的父亲!”

????“这可是我们从小亲自指引,把把手指导出来的亲儿子,但为了风脉的尊严,我们决定牺牲。”

????“恭喜族母,终于拥有一个孙子。”

????“我们七个都可以保证,从此和少宗主,再不以父子相称!”

????“只要让李无敌,先立少宗主,才能阻止其他三脉,剥夺少宗主之位!”

????李悬河,说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好像他们,真的已经痛失了亲子一样。

????谁不知道,他们的父子关系不可能更改,就算当众喊李无敌当爹,那也只是为了少宗主之位。

????为了夺取未来的东皇宗主之位!

????“好感动,我一不小心哭了出来。”

????就在人人敬佩李悬河的时候,忽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这鲲鹏圣殿之中传出来。

????众人一看,是李璟瑜带回来的,强行染发的少年!

????这少年特征很明显,那左手的黑色鳞甲和兽爪和满头白金色长发,非常吸引人。

????“放肆,族母,此人是谁家的子嗣,竟然敢在鲲鹏圣殿,讥讽我等!”天权风脉脉主李天宇声音低沉问。

????“他?”

????直到这时候,李璟瑜终于笑了。

????她一手拉着李轻语,一手把李天命拉出来。

????她万分满意的看了一眼李天命。

????大胖孙子,怎么看,都怎么喜欢……

????然后,她目视李悬河等人,大笑道:

????“你们想得倒是挺美,就你们那些歪瓜裂枣儿子,也想给我当孙子?”

????“就这七个,老太婆我,一个都看不上。”

????“你们还是自己领走,别拿来我这里丢人。”

????“都是七尺男儿,连一个能比肩我孙女轻语的都没有,也好意思,想抢占少宗主之位!做梦!”

????李璟瑜的笑声,可谓非常刺耳。

????“族母,你的意思是,要把少宗主之位,未来的东皇宗主之位,拱手让给其他三脉!”

????“族母,你是何居心?”

????“你此举,可配的上李氏圣族?”

????他们一个个,跳出来,面红耳赤的指责。

????形象,生动。

????李天命见识了。

????看来不管在什么地方,人要是不要脸起来,模样都比较相似。

????在他们疯狂给李璟瑜扣帽子的时候,李璟瑜举起李天命的手,面色严肃,朗声道:

????“我儿李无敌,曾经年少轻狂,天资无人能敌,天生拥有四劫轮回之体!”

????“他十岁,修炼到归一境,十七岁,修炼到归一境巅峰,乃是当时东皇宗第一天才!”

????“东皇宗,五百年,都没出现这样的少宗主!”

????“他只是,年少无知,受人所害,若不然,尔等这群小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叫嚣他的名字!”

????说这些话的时候,这老人有些难受。

????曾经,她为儿子骄傲。

????而今,她已经行将就木,却要撑起来,护着儿子、孙女,护着这个家。

????在她的身上,李天命忽然看到了卫婧的影子。

????一样的隐忍,一样的付出,一样的伟大!

????这一幕,让他再次确信,他来东皇宗,选对了。

????“族母,李无敌年轻时候有多辉煌,我们都知道,你不需要拿出来压我们。”

????“废了就是废了。”

????“我问你的是,你不立少宗主,让其他三脉的人来逼宫,是何居心?”

????李悬河,口若悬河道。

????“什么是何居心?老太婆我还没说完呢。”

????“我告诉你们,我儿子年轻时候,也是个英俊男子。”

????“你以为,他就李轻语一个闺女?”

????“这一点,你们大错而错,在和‘木荷’成婚之前,我儿就已经出外历练三年!”

????“这三年之间,他结交了好几个女子,和其中三位,都有夫妻之实!”

????“只不过,他祸害了姑娘,却没给人名分。”

????“我这次出去,便找到了其中一个叫做‘卫婧’的姑娘,她在我儿和木荷成婚之前,就已经怀孕,为我儿诞生一子!”

????“此子,便是我身边这位,他名为李天命,比轻语大一岁,今年十六岁,他的名字乃是我儿子所取!”

????“他本不想打扰这孩子长大,但是你们,逼人太甚,所以我儿让我,将我亲孙子带回来。”

????“从今天开始,李天命,便是我东皇宗少宗主,李氏圣族少族长!”

????“所以,关于少族长的事情,你们就别来蹦跶了。别说你们,其他三脉来了也没用!”

????李璟瑜连续说了好长一段。

????整个七星风脉的人,看着李天命,都目瞪口呆。

????李无敌的私生子?

????这都十六岁了,才带回来,谁信啊!

????说实话,李天命都不信。

????他在暴海鲲鹏的背上,就知道李璟瑜会回来瞎扯了。

????要不然,他现在都懵了。

????不是说好,来当义子的吗?

????这,直接成私生子了……

????毕竟,义子当少宗主的权威,哪里有亲子能服众?

????这一些都是李璟瑜瞎编的。

????李无敌,可从来没去过朱雀国。

????而且,李天命今年二十了,哪里十六岁……

????当然了,他眉清目秀,说他十六岁,也没人会怀疑。

????毕竟有些人,十三四岁都长得人高马大,胡子邋遢。

????没人怀疑他十六岁。

????所有人怀疑的,只是他至尊血脉的身份罢了。

????毕竟,一切都靠李璟瑜说,一点证据都没有,说李天命就是李无敌亲子,谁信?

????“族母,你该不会是开玩笑,随便找一个人回来糊弄我们吧?”

????“说实话,你要糊弄我们容易,但岂能糊弄其他三脉?”李悬河打量着李天命。

????他一眼就看出来,李天命连归一气场都没有。

????这种东皇境都进步来的庸才,是至尊血脉?

????“你们想把儿子过继给我当孙子,才是真正的糊弄其他三脉吧?”李璟瑜冷笑道。

????“那不一样,只要你和李无敌点头,我们早就约定好。”

????“不管你们选谁,我们都誓死扞卫风脉的荣耀,帮助你们把少宗主的位置留在风脉。”

????“但是你要这么糊弄,我们可就不管了。”

????“到时候,看你们一家三口,孤家寡人,怎么对付其他三脉的逼宫!”

????意思就是,虽然过继儿子,也是一种糊弄,但他们至少会为风脉坚持。

????毕竟其他三脉来,直接抢夺少宗主之位,连过继儿子都不会。

????他们这个方法,至少占据道理。

????“说得对,拿一个灵源境的废物,来糊弄我们,糊弄其他三脉?”

????“这也太可笑了。”

????“这小子哪里找的演员,族母,你一天给他多少钱。”

????“年轻人,我给你双倍,你给我滚。”

????“归一境都没有,就不要带来丢人现眼了好吗?”

????他们嫌弃大笑。

????李璟瑜也笑了。

????“族母,你笑什么?”李悬河皱眉道。

????“我笑你们,鼠目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