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6章 隐世豪门

风青阳Ctrl+D 收藏本站

????卫家隐藏在天府之中,世代传承。

????历代的天府府主、炎黄宫主多数都是卫家之人。

????甚至整个炎黄学宫诸多要职,也由卫家的人担任。

????时至今日,卫家的势力,早已经盘根错节,遍布整个炎黄学宫。

????但其实,炎黄学宫之中,多数的弟子,甚至不知道‘卫府’的存在。

????他们只能大概知道,炎黄宫主卫天雄和凤凰殿主卫子锟是兄弟。

????他们不知道天府府主的姓氏,更不知道如今的天府府主,竟然是炎黄宫主的亲爹。

????如此可见,卫家其实非常低调。

????他们不愿意让外人认为炎黄学宫是他们的家族势力,毕竟炎黄学宫的定位,乃是‘朱雀国强者的摇篮’。

????就算在天府之中,譬如卫国豪这种身份,他向外介绍首先也是展示其‘赵天辰天师弟子’的身份。

????而不是炎黄宫主之子。

????由此可见,这样的隐世家族,应该有着非常严格的祖训和自我要求。

????否则的话,早就公布在世间,人尽皆知,甚至仗势欺人了。

????焱都有无数的豪门世家,甚至朱雀王族都算是一个最大的豪门世家。

????也只有这些豪门世家的人知道,天府的卫家,其实也是朱雀国最顶级的氏族!

????虽然卫家的人数远不如朱雀王族、雷尊府这些氏族,但族中之人普遍都是精英人物。

????卫婧当年能在焱都的上层社会之中有如此名气,一方面也是因为她出身名门。

????其实稍微猜测都应该知道,卫家能成为这样的隐世家族,和他们祖训有很大关系。

????在这样的世代传承要求之下,似乎举族都是一个低调的心态。

????所以,隐藏在天府之中的卫府,其实看起来也只是非常普通的庭院。

????这里,远没有皇城王宫、雷尊府等等世家那么繁华奢靡,更不用和金碧辉煌的星府辰宫相比。

????此时,在天府深处一片普通的庭院之中,却聚集着整个炎黄学宫的核心人物。

????卫家一家人,多数都聚集在这里,今天的卫府十分热闹。

????并不算宽阔的大厅里,下人正在忙着上宴席。

????很快,几十张长桌上都摆满了美酒佳肴,芬芳的香气开始蔓延,快乐的气氛四处飘散。

????在这大厅的左侧上首,坐着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人。

????此人正襟危坐,天生一副霸道之相,不怒而威,气场磅礴,一举一动之中的威势,丝毫不比慕阳差。

????这位就是炎黄学宫名面上的最强者,炎黄宫主——卫天雄。

????他掌控着整个炎黄学宫,但也只有在最重要的场合才露面,所以李天命甚至没见过此人。

????在卫天雄对面,大厅右侧上首的位置,还有一位老者。

????老者鹤发童颜,眼神如有金色剑气,浑身的肌肤散发着金色的光泽,仿佛是铜头铁臂。

????这位也是卫家现在的面门之一,乃是天府四大天王之中的神罚天王‘卫擎’。

????卫擎是如今天府府主的亲弟弟,是卫天雄的叔叔。

????想当年,那也是传奇般的人物。

????他所担任的职务,乃是天府的刑罚掌控者。

????现在的卫家,占据天府府主、神罚天王、炎黄宫主和凤凰殿殿主等整个炎黄学宫最重要的位置。

????真正知情的人,要说天府是卫家的都不为过。

????当然,慕阳能竞争过卫天雄,成为天府继承人,说明卫家也并非将天府以血脉传承。

????这大厅之内,除了卫天雄和卫擎,其余人也都是卫家子弟。

????直系和旁系都有,一共有五十多人,要么是学宫的上师,要么就是天府弟子,资质差的才在学宫修行。

????今天之所以这么热闹,那是因为炎黄宫主卫天雄最小最疼爱的女儿‘卫菱萱’,今天过十八岁生日。

????过了今天,正式成年。

????卫天雄有三个儿子,最大的已经三十多岁,第二的二十九岁。

????两人都是学宫的上师,有即将成为天师的资格,未来继承炎黄宫主之位也很正常。

????毕竟卫家世代之中,基本上没有庸才。

????第三个儿子卫国豪今年二十岁,和两位兄长年龄差距比较远。

????他现在是天府的顶级弟子,未来大无穷。

????而作为卫天雄唯一的女儿,而且是最小的孩子,卫菱萱从出生开始就受尽宠爱,说她是天府的小公主都不为过。

????她的十八岁生日,本来应该让整个炎黄学宫庆祝。

????但,卫家毕竟低调,今日到场的,只有他们家族里的亲人。

????作为今天的主角,卫菱萱今天身穿着一条火红色的短裙,头戴着精美的发饰,一身都是珠光宝气。

????作为卫家的公主,她的容貌也十分出色,尤其是短裙之下一双长腿修长而浑圆,颇有力量。

????如此青春热浪,确实羡煞旁人。

????“姐,你今天真好看,整个天府的年轻男子,都要被你迷得晕头转向啦。”

????说话的是她旁边一个青衣少年。

????这少年是凤凰殿主卫子锟的大儿子卫清逸,今年十七岁,同样是天府弟子。

????他身边,还有几个小孩都是他的弟弟妹妹。

????卫子锟有两个妻子,但都只是平妻。

????他早就想好将正妻的位置留给慕婉,只是慕婉一直没答应。

????但,这并不影响卫子锟已经有五个孩子,比他兄长还多一个,最小的现在才三岁。

????“贫嘴,拍我马屁,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卫菱萱翻翻白眼道。

????“我们是姐弟,怎么能用企图这个词呢,我是想趁着今天姐高兴,帮我在青公主面前提提你优秀的弟弟,毕竟你们天师都是秦诗天师……”

????“别想了,我和她不是一路人,她不鸟我。我也懒得鸟她。”卫菱萱撇撇嘴,直接打消了卫清逸的念头。

????说完之后,卫菱萱看向门口:“话说我三哥怎么还没回来,今天人家生日,他还拖拖拉拉,是不是皮痒了。”

????“豪哥可能和我爹一道,我昨晚听我爹说,他要先带个第一弟子去传承殿,然后再回来。”卫清逸道。

????“第一弟子?排位战我看了,就是那个李天命吧,一个丢人的玩意。”

????“我估计,他今天会被天师们赶出传承殿。”卫菱萱撇撇嘴,不屑一顾的说。

????“那就好笑了。”卫清逸道,想起李天命,他有点不爽,道:“姐,你说这个三年前的笑柄,他到底哪里好,能吸引到青公主?”

????“什么青公主?我看姜青鸾对他也不爽,主要是棂公主不知道为什么。”

????“确实奇了怪,不过,那个第一弟子今天还想进天府找棂公主,结果他要是发现,自己连天府都进不了,这会估计蹲在什么地上哭嚎吧?”

????“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三年前想侵犯林潇霆的女友也就算了,这次还死性不改,都去招惹公主了,看他这次得多丢人。”卫清逸嫌弃道。

????“别在我生日的时候,谈论这种人好吗?影响姑娘的胃口。”卫菱萱道。

????“哈哈,姐我错了……你看,我爹和豪哥回来了。”卫清逸指向门口。

????那边走进来两个魁梧的男子,分别是卫子锟和卫国豪。

????“三哥,你搞什么啊,等你半天了。”卫菱萱不满道。

????“这不是给我宝贝妹妹准备礼物嘛。”卫国豪笑道。

????“礼物呢?”

????“晚点再给你,爷爷还没出来?”卫国豪看向最上面的位置,那里是空着的。

????“他不知道会不会出来,我们再等等。”卫菱萱嘟嘟嘴。

????她有点期待的看着那个位置,很久都没有看到爷爷了。

????她希望,十八岁生日的这一天能看到他。

????“放心吧,他今天会到。”炎黄宫主卫天雄在上面和神罚天王喝酒,中间停下来和孩子们说了一句。

????这时候卫子锟也入座,给卫擎敬酒去了。

????“看到萱儿都十八岁了,我估计他会挺高兴。”卫子锟道。

????“是啊,他最疼爱的就是萱儿了,一晃十八年都过去了,日子过得真快。”卫天雄感慨。

????“子锟,那个第一弟子,天师会收?”一旁的神罚天王卫擎问了一句。

????“收个毛,他们都恨不得躲起来。”卫子锟撇撇嘴道。

????“这不妥当,规矩是规矩,务必找个人收下。”炎黄宫主卫天雄道。

????“阳哥也是这样说的。”卫子锟道。

????“慕阳去了?”

????“刚好路过。”

????“然后呢?”

????“他让李天命自己挑,结果这傻小子脑子出了问题,一身愚蠢的骨气。”

????“他说什么天师们看不上他,他不会强求,结果一个没选,给我气死了,都不知道怎么给慕婉交代。”卫子锟喝下一口酒道。

????“这孩子挺有意思啊。”卫天雄淡淡一笑。

????“有个屁的意思,脑子有问题。”卫子锟道。

????“最后慕阳怎么处理?”

????“在天府给他留了一个去处,让他自己修炼,这小子还说想成为慕阳的弟子,当场让人笑掉了大牙。”

????“早知道,我就不带他去传承殿了,尽给我丢人。”卫子锟无语道。

????“这么好高骛远,那就没人能帮得上了,反正也算进了天府,那便由着他去吧。”

????“他要是天赋不行,年度考核不能通过,也得被天府淘汰。”卫天雄道。

????“那也是他自己选的,在天府没天师,被淘汰是迟早的事情。”

????“算了,不说这蠢货了,今天是萱儿的生日,整热闹欢乐一点才是真的。”

????“年轻人啊,够欢乐了,我们看着就可以了。”

????“萱儿跟我说,她今日生日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卫天雄眼神宠溺的看了看在人群之中欢笑的卫菱萱。

????“什么?”

????“她说想看到爷爷。”

????“你跟他说了吗?”

????“说了。”

????“这老家伙真能憋,好几年都可以不出门,整天活在阴郁里……”

????“子锟,你不小了,就别乱说话了。”卫天雄打断他道。

????“行。”

????“婧儿把他伤得太深了。”旁边的神罚天王卫擎忽然叹了一口气。

????卫天雄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卫菱萱,道:

????“萱儿长大了,也许是一个新的开始,以后我让萱儿多进去逗逗他,让他彻底忘记那个人吧。”

????“对!”卫子锟道。

????就在这时候,整个大厅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因为,庭院之外,忽然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